评加强版“限娱令”:本土节目路在何方

京华时报2013年10月23日

    随着“加强限娱令”出台,明年新引进的节目被限定为不超过一档。目前,有的卫视已表示会主动准备和增加适合频道受众收看的纪录片、青少年节目、知识文化节目等内容。究竟引进模式对中国电视节目有何影响?未来中国原创节目路在何方?记者采访了业内人士进行了分析。

    >>版权输出方

    从引进到原创是必然阶段

    韩国CJ娱乐集团副总经理称,他们今年向中国输出了湖北卫视的《我的中国星》,向贵州卫视输出了《完美邂逅》,他认为从引进节目到拥有自己版权是必然的一个阶段,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韩国也引进欧美或日本的版权。电视产业只有做出自己的版权才能成功,而今天中国也到了变化的过程。”他认为中国的制作力量已经达到了可以输出的程度。

    >>版权引进方

    先知道老外怎么玩再创作

    灿星制作副总经理陆伟分析认为,引进过国外模式的团队,整体制作实力都得到提升了,“真正的原创是在你具备一定的电视制作实务基础上的原创,如果你的实力还只能做一个特别小的演播室录播的节目,你要原创一个特别牛的模式,这是不现实的。”他说:“不引进的话,你永远不知道老外在玩什么,他们为什么这么玩,知道了以后,再去原创的话,至少是在国际一流水准基础上的原创。”

    陆伟认为,引进模式不可能一直火下去,“全世界最火的模式就那么几档,现在全部引进了中国,接下来会出现大量的引进模式失败的例子。”对于中国本土原创节目何时能输出国外,陆伟说:“有大量负责创意的专业人才在,才有源源不断的模式出来。所有的成功模式,都由成百上千的失败模式造就出来的,你不可能一开始就成功。如果你创意的量不够,指望一创意出来就有特别牛的模式,甚至要输出到海外,不太可能,所以这个时间会挺漫长的。”

    1

    市场潜力大所以才扎堆

    音乐选秀市场大家觉得都可以分一杯羹,没有一个电视台是甘于认输的,都有信心,即使做不了老大老二,至少能在当中分得一大块蛋糕。

    在陆伟看来,第一季好声音使得这个市场潜力完全激发出来了,“大家觉得都可以分一杯羹,没有一个电视台是甘于认输的,都有信心,我即使做不了老大老二,至少能在当中分得一大块蛋糕。另外,歌唱真人秀对广告商有很大的吸引力,有的节目即便在同类型节目里收视排名很后面,但和本平台的其他综艺节目相比,收视还是高了很多,这对于广告商来讲,还是有吸引力的。”

    不过,在音乐人袁惟仁看来,歌唱比赛增加是好事,“潜移默化中观众水平会提升,对歌曲鉴赏力也变高,不会只停留在邓丽君、苏芮的时代,比如一首歌的节奏好不好、音准观众也听得出来。”

    对于节目扎堆原因,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尹鸿认为,是因为这类节目的观众参与门槛低,“比较容易跟观众的情绪产生共鸣,另外在目前这样大的社会文化环境,这类节目容易操作,相对安全,不容易出现负面的文化批评,电视台操作的风险也比较低。”

    2

    大牌当导师是把双刃剑

    一方面大牌导师引发观众的关注度高,另一方面这对选手也是压力,导师会抢走一些选手的光芒。

    在尹鸿看来,今年歌唱真人秀节目的品质较往年有比较大的提高,而且观众的需求很旺盛。音乐人宋柯也认为,今年的节目品质较往年有了改善,更加尊重音乐行业规律,注重音乐行业本身价值观和标准,“在参赛作品制作、大牌歌手选择、选手培训方面都下了功夫,也动用了大量行业内专业人才,比如音响师、编曲、制作人等。今年不光是电视台本身在做这些,电视台和音乐行业也有了更加紧密的合作。”

    宋柯称,今年选秀节目还有一个特点是评委越来越大牌,他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,“一方面大牌导师引发观众的关注度高。另一方面这对选手也是压力,导师也在呈现自己的魅力,只要说话给意见,可能就会抢走一些选手的光芒。但是对好的选手来说不妨碍,好的选手可以借导师已有人气而受到关注,还有一部分选手气场上被大腕压制。所以这也是试金石,这一关能过,选手走出来就更有底气,基础就更扎实。”

    3

    选手想要红会越来越难

    选秀只能给选手带来一时人气,后来的发展还要靠他们在职业歌手这条路上走扎实,有好的作品,做好专辑、个唱、巡演,或者演电影等方面。

    为什么今年选秀不止没有选出李宇春、张靓颖这样的天后级人物,连去年的吴莫愁这样的个性化明星也很难找到?在评论人周黎明看来,同类太多,观众的关注焦点就会减弱,“一档选秀前10名都不可能全红,因为市场对一线二线明星需求有限。2005年超女李宇春她们那届如果有20档节目的话,李宇春或许也不会那么红。正是因为当年同样性质的节目太少,这样的个性选手才能凸显出来。”

    在陆伟看来,张玮、吴莫愁、李代沫的爆红也得益于新鲜的节目模式,“第一季是前所未有的模式,观众的新鲜感和冲击力是比较强的,第一季

    的学员是比较幸运的,他们相对更容易被观众记住。”

    宋柯分析,选秀只能给选手带来一时人气,后来的发展还要靠他们在职业歌手这条路上走扎实,有好的作品,做好专辑、个唱、巡演,或者演电影等方面,“今天我们还能聊李宇春、张靓颖,是因为这些年她们没有黯淡下来,而是还在往上升。”

    音乐人袁惟仁认为,选手有没有能拿得出手的歌很重要,“这些选手一定得有作品,比如台湾第一届《超级星光大道》走出来的最有名的杨宗纬、萧敬腾、林宥嘉,他们都有各自的代表作品,这些都是借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