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怀悲悯向希望前行

本网2017年12月29日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各位同事:

    大家好!
    我是襄阳日报的一名普通记者,我叫刘晓青。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《心有悲悯向希望前行》
    大家都说,记者是无冕之王。“无冕之王”的能量到底有多大?
    2006年,我一入行,老记者做的一个新闻策划,让我感受到了无冕之王的能量。
    报社一位资深的老记者,在保康县黄堡镇一个村庄搞扶贫工作时发现,3年时间,全村新增了21家贫困户,而这些贫困户都跟矿难有关。3年里,全村10名青年农民相继丧生于煤窑,还有7人被矿难致残,永远丧失了劳动能力。
    遭遇矿难的家庭,通常是女方改嫁,年幼的孩子被留给了爷爷奶奶。失去了父母之爱的孩子,成了事实上的孤儿。
    这只是一个村。全市有多少这样的村?又有多少这样的孤儿?想到这里,这名老记者的心揪在了一起。
    就这样,一个帮扶矿难遗孤的新闻策划就开始了。
    10岁的小鹏飞穿的布鞋,十个脚趾都露在外面;小曾凡上学总提着一个塑料袋。上学五年了,他还从没用过书包。当矿难遗孤在深山心酸的生活见诸于报端后,社会上要求捐款、资助这些孩子的电话,打爆了编辑部的热线。
    最终在记者的牵线下,20个矿难遗孤都得到了一对一的长期帮扶和资助。
   还有,襄阳“4.14”大火的那个早晨。
   睡梦中,我接到了董主任的电话,他说火车站那边似乎发生了大火,让我赶紧过去。
   从穿衣,收拾、下楼,打车,赶到火灾现场,我用了15分钟。我家住在九楼,没有电梯,我恨不能直接从楼上跳下去。
    那天,我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媒体记者,目睹了正在逃生的人从窗户往下跳的惨景,本能地抓了几个镜头,并被新华社采用。
    每当回忆起这件事,我心里五味杂陈。我在想,或许当时,我更应该像消防员一样冲进火场去救人,而不是拿着相机去抢画面。
    表面风光,内心彷徨。只要入了记者这行,我想,都能懂这句话。
    跑社区新闻的时候,我遇到过从房县来襄阳卖蜂窝煤都已过70岁的老两口。两人住在东门口一个废旧厂区的塑料窝棚里,脸上经常糊着煤灰,却每天开着麻木乐呵呵地送煤。采访后,我写了篇《煤公煤婆的煤人生》。了解了他们的遭遇,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。我与所在居委会沟通了多次,也和他们一起想了办法,但没能为两老人办到低保。社区说,户口不在襄阳,不好办。
    之后没多久,我在街上看到,只有煤婆一个人出来卖煤了。煤公得了腰椎病。我找了社区,也联系了几家医院,我说,只要愿意帮助老人治疗,我们会大力去报道他们的爱心之举。但医院觉得,老人年纪大了,又是腰椎病,身边也没亲人,处理起来,棘手。
    又一次没帮上忙,我满心内疚,再也没敢去面对俩老人。    每次走到报社门口—我第一次遇到两位老人的地方。我总会,他们......还好吗?是不是,接下的,我真不敢想。
突然有一天,当我走在北街,听到身后一阵刺耳的马达声。一转脸,我又看到煤公煤婆,依然在卖煤,依然一脸煤灰,依然 脸上乐呵着。两老人看到我,也惊喜地朝我打招呼。
    目送他们走远,我鼻子一酸,热泪成行。
    在采访中,我也接到过求助,一个老父亲为给儿子筹钱治疗白血病,他愿意以房产抵押,希望能借10万元钱。我很想帮忙,但我没钱借给他,一般家庭也不可能借他10万。唯一的希望就是有商家能图个爱心的名,去帮助他。我就写了一个新话题——《献爱心,为何捐而不借》。
    虽然有舆论的支持,但很多商家都说,可以给他捐钱,但不愿借钱。总编甚至亲自出马,找商家谈,希望能促成借款献爱心的一个成功例子,但最终没能如愿。
   这些无奈和彷徨,十多年来变成我心里无数个问号。这些问号,是不是记者该有的?寻找这些问号的答案,会不会是记者的舍本逐末?我,没有答案。
    周国平说,凡哲学的根本问题皆无最终答案,哲学的价值不在提供确定的答案,而在于使我们始终保持对世界和人生的惊疑与追问。那么,这些问号,就交给哲学吧。
    同行在一起,都自嘲,记者,比蚂蚁忙,比骡子累;起的比鸡早,睡的比狗晚。
    当记者苦吗?累吗?当我感觉自己要懈怠的时候,我就会想,自己是否能忍受当个环卫工人,凌晨两三点起来到大街上扫马路?是否,能耐得住,流水线上像木偶似的机械生活?
    我做不到。但我知道,马路扫不干净要扣分,流水线的产品不合格拿不到钱,而我是生产新闻产品的,如果我不下工夫采访,不用心写作,我就不是报纸的福气,不是读者的福气。
    我对自己说,既然,选择要沐浴无冕之王的光环,就得承受它的重量和分量,忍受它带来的纠结与彷徨。
    当然,在这个时代,我们更多的是被爱,感动着前行。我见过一个开宝马的企业家,在滂沱大雨中立即停车,飞奔去给一个腿脚不利索的老人打伞;我接触过一个青年拒绝10万元的商业利诱,只为守着一个舞台的公平与公正。
    这个时代,赋予记者无冕之王的头衔,其实是一种责任,让我们用真情唤起共鸣;
   这个社会,让记者站在时代的船头做个瞭望者,其实是殷切希望。它希望记者用心挖掘那些真善美,裹挟着时代前行。

    社会在进步,法制在深入。心有悲悯,但总有希望,在前方。    

    谢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2017年襄阳市“好记者讲好故事”演讲比赛二等奖获得者:襄阳日报社刘晓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