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声的文字 有声的担当

本网2017年09月07日

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记者 肖梦阳

大家好!
  我是来自襄阳日报社的肖梦阳。作为一名奔跑在城市各个角落的突发新闻文字记者,谈到作风,我想,我必须知道,也必须要做到,当群众危难时,我在现场;当英雄出现时,我在见证;当国家需要时,我在发声。
  我相信,新闻的力量是强大的。正如我今天的演讲题目«无声的文字 有声的担当»。
  刚过去的这个春节,一名叫田彬的消防员刷屏了许多襄阳人的朋友圈。因为丢下不到两岁的儿子,转身冲进火场灭火,田彬被央视«新闻直播间»和«新闻联播»栏目相继采访报道。
  这起事件最终能够引起央视关注,是由我年前报道的一则题为«突遇火灾,这个消防员丢下了自己的孩子……»的消息发酵。
  大年初一的晚上,得知入伍11年的田彬,头一回被特批了两天假回家过年,还没吃上年饭的我开上车,一头就扎进了雾霭沉沉的夜色里。
  在田彬的家里,我了解并记录了这名英雄托子救火的大义选择,以及亲自下厨为妻儿做团年饭的铁汉柔情。让英雄的形象更为立体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。除了田彬,我还报道了消防员罗凯和一群高速交警的感人事迹,因为春节仍坚守岗位,我被省委宣传部评为2017年全省"新春走基层"先进个人。
  这让我明白,当英雄出现时,记者的坚守就是无畏坚守。
  去年8月3号,接到南漳县遭受特大暴雨的线索,我抓起背包就奔出了家门。身后,是我两岁女儿的嚎啕哭声。
  路上大雨瓢泼,比起暴雨,更滂沱的,是我女儿的泪雨。那一刻,我特别想轻轻拂去她脸上的泪珠,紧紧地将她拥在怀里。
  可我没有选择。我的工作就是——靠上去、搞清楚、记录它。只要有命令,我必须出发。那些困扰我的一切,此时只能被抛至九霄云外。
  所以,我义无反顾冲向被雨水包围的南漳县九集镇龙门社区,一脚踏进齐腰深的积水,跟着消防官兵一起转移、安置受灾群众。
  因为在水里泡了大半天,我原本就劳损的腰像折断了一样,又酸又痛。
  更让我心烦意乱的是,稿子该从何写起?现场混乱,状况复杂,那么多的细节怎么去一一叙述?忽然,我想到了离家时,我女儿的眼泪。
  她出生的头一天,我还奔波在火灾现场。她出生不到三个月,我又回到了新闻一线。对这个只有两岁三个月的小女孩来说,拥有母亲的日夜呵护是一件太奢侈的事情。
  然而,灾区孩子惊恐不安的眼神,和我女儿苦苦哀求我不要离开的泪眼,不停地我的脑海中交替浮现。
  那一瞬间,我找到了我与他们的情感共振。那一瞬间,我深刻地领悟了作为一名新闻记者,我到底应该属于谁、为了谁,我的笔到底应该写什么,怎样写!
  在这篇题为«南漳抢险救灾一线见闻»的稿件里,倾注了我的汗水、泪水和真情。许多读者纷纷打来电话鼓励我、鞭策我,给我加油、为我点赞。让我明白,当群众危难时,记者的选择就是没有选择;当国家需要时,记者的前方就是走向远方。
  那是2013年4月20日,四川省芦山县发生7.0级大地震。当时只有23岁的我,作为襄阳日报社唯一特派的文字记者,克服了千难万险奔向灾区一线。
  没有交通工具,我徒步20多公里赶到震中芦山;没有3G网络,我用手机短信一段一段地发回稿子;没有被子和帐篷,在女性不适的那几天,我蜷缩在一辆大巴车的座位上和衣度过了5个夜晚。
  我至今记得,发回所有报道,离开芦山前的那个晚上,因为体力过度透支而产生的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,让我无法自抑地哭了出来。
  在芦山的襄阳人张弩,见到蓬头垢面的我非常震惊。他在个人日志《襄阳记者在芦山》中写道:“这么一个小姑娘,竟有这样的作风,我突然明白了我该做些什么。”然后,他在灾区办起服务点、开起顺风车、收集“半瓶水”、加入志愿者……
  于是,王修锋、肖焱、陈建义……这群襄阳人,利用不同的交通工具,风尘仆仆地从襄阳赶到芦山,为灾区人民贡献襄阳人的爱心,传递襄阳人的正能量。
  我把他们的故事写了出来,感动并影响了更多的襄阳人去奉献、去付出。当年10月云南普洱的地震中,去年湖北红安县、蕲春县的水灾中,都不乏驰援灾区的襄阳人的身影。
  看,这就是新闻的力量,这就是记者的担当!有人说,记者的文风是最好的作风。我深知,当群众危难时,记者的作风就是在现场;当英雄出现时,记者的作风就是在见证;当国家需要时,记者的作风就是要发声。
  当我两岁多的女儿用稚嫩的声音对我说:“妈妈,我要帮你写稿子”时,我知道我的这种作风,已经深深地植入了她的血液。
  当一有突发新闻出现,总编总是第一个想到我时, 当我采写的新闻稿件获得各类荣誉和奖项时,我知道我的作风已经不断得到了锤炼。
  也许,成为一名作风过硬的排头兵,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  幸运的是,我有一个女儿,她在默默地看着我。
  欣慰的是,百姓期待的眼神在注视着我!